必去屋 > 都市言情 > 夜的命名术 > 928、庆尘,半神!

928、庆尘,半神!(1 / 2)

回归第一天。

在密钥之门接引之下,所有骑士预备役都抵达了训练基地。”

是庆尘喊他们来的,他要让这些预备役都看着他挑战一次生死关,翼装飞行几乎是所有生死关里最难的一项了,哪怕在过往的上千年骑士之路上,也有差不多30%的人死在这一项上。

骑士先辈们有的是时间,他们漫长的寿命足以支撑他们慢慢挑战,一年不行就两年,待到大家在空中就像鱼在海水一样时,一切都水到渠成。

但庆尘和骑士预备役们没有那个时间了,所以他要让这些预备役看看,生死关到底该是什么样的。

这一天。

庆尘尝试了6次翼装飞行。

撞击悬崖一次,身上17处骨折,大羽用裹尸布给他复原,一小时之后庆尘便再次钻出裹尸布,登上直升机启航。

陈灼蕖、胡小牛、胡靖一等人怔怔的拿着望远镜看着:“师父这么狠的吗?”“我刚刚看他胳膊都不规则扭曲了啊!”

“就算裹尸布可以复原骨折,可疼是真实的。”

而且最关键的是,撞击悬崖时,身体外的擦伤是绝对无法用裹尸布复原的。

当庆尘重新踏上直升机的那一刻,他们才明白,原来他们的速度还是太慢了,过去吃的苦,还是太少。

这也是他们至今才刚刚过第四个生死关的原因。

大家总希望自己的生死关挑战可以再稳妥一些,让自己的成功几率更高一些,更稳妥、更确定一些。可不确定性,就是骑士之路所追求的浪漫。

陈灼蕖转身往训练基地里走去,小七在她身后问道:“诶,你去哪?”陈灼蕖平静说道:“我要学跳伞,先把理论知识给学了。”

“啊?现在吗?”小七挠挠头:“你不看了?”

“不看了,师父那种狠劲是我学不来也学不会的,但他有他的路,我也有我的路,我可以有他一半狠、一半努力就够了,”陈灼蕖说道。

小七哭笑不得:“那也太急了。”

陈灼蕖说道:“什么时候最合适开始一段旅途?要么昨天,要么现在。”小七傻笑着问道:“中午一起吃饭吗?”

陈灼蕖愣了一下:“可以。”

这时,直升机载着又一次失败的庆尘回到训练基地吃午饭。

吃完临走,大羽喊道:“等等,我刚刚看到你好像摔伤了吧,不需要裹尸布裹一下吗?”

他看向大羽笑着说道:“这一次虽然摔伤了,但暂时还不用裹尸布,就一根肋骨断了。等晚上吧,不然还得耽误白天的时间,白天可视条件好,晚上没法训练。”

这话给大羽说得愣住了,他站在机舱外面,看着庆尘走进机舱:“你不要命了?照这么玩下去早晚会死,这一次还好,你撞到的是肋骨,要是你哪次把头撞上去,到时候这裹尸布就真成“裹尸布'了。”…

庆尘转身,他站在螺旋桨轰鸣的噪音里笑着大喊:“我已经没有退路了,这次不晋升半神,回去我就得死。”

大羽沉默了,即便庆尘说了帮他夺权并不是为了他,可他却是直接受益者。如今对方以A级面对半神,却还能坦然的大笑出来,这是他做不到的。

大羽问道:“没有别的办法吗?先前你不是说可以利用雷光造影吗,只要一直雷击,一直躲开他就好了。”

庆尘乐了:“雷击也是有次数限制的,按照我体内的雷浆数量,恐怕只能撑住三个小时。三个小时之后呢?还是会被他的八位半神画作找到,然后杀死。水神共工的能力有多么可怕你也知道,那王水可以将地面覆盖,让我再也无法自由通行。”

那王水腐蚀性极强,庆尘只要踩在里面,脚掌恐怕会立刻溃烂,紧接着便是血肉,骨骼。

庆尘继续说道:“还有,谁也没见过陈余身上到底还有什么底牌,万一他胸口和两条大腿上也有纹身该怎么办?他又不是只能纹在双臂上。”

大羽知道庆尘所说的是事实。

他现在之所以没有纹满全身,是因为他现在还没半神,没那个必要,但陈余身上一定还有。

陈氏家主一脉一直拿陈余当假想敌,所以他们甚至会精心计算陈余的画作速度。

在此期间,陈余明明闭关了很久,但画作数量一直对不上少了四幅。这四幅,应该都在陈余身上。

如今水神共工出现了,双腿之上的很有可能就是火神祝融了。

常言道水火无情,水火无形,祝融与共工便是陈氏半神最强的无差别攻击能力,随便一个拿出来便足以毁灭一支整建制旅级部队。

大羽沉默片刻说道:“可你如果就这么死在表世界,一切都没有了。你的权力,你的金钱,你辛辛苦苦修行出来的实力境界。”

庆尘的目光忽然越过他,看向他身后的胡靖一,并笑着说道:“人生这才哪到哪?死不了的,就继续前进。”

回归第二天。

庆尘尝试了8次翼装飞行。回归第三天。

庆尘尝试了8次翼装飞行。

回归第四天。

庆尘尝试了9次翼装飞行。

连带上周的训练数量,训练总数已经逼近100次。

一般人,一生恐怕也就尝试这么多次,骑士先辈们也要一年左右才敢尝试这么多次,庆尘却要在两周内完成。

别人是用时间慢慢总结经验,庆尘却是在自认为可控的范围内不断试错。直到成功为止!

回归第五天。

庆尘尝试了9次翼装飞行。回归第六天。庆尘尝试了6次。

今天,他早早回到训练基地,平静的吃饭,洗澡,请秧秧帮忙涂药。

所有人都没敢跟他说话,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庆尘只剩下一天时间了,如果明天还无法突破,那么庆尘将要回到里世界面对半神。…

准确说是八尊半神神佛,然后被吞没在漫天的火光与洪水里。在屋里,庆尘背对着秧秧任由对方缠绕绷带。

他忽然说道:“缠的松一点,不然可能会影响明天的训练,会崩开。”

秧秧突然双手从他肋下穿过,温柔的抱住他:“你还记得我们一开始认识的时候吗?”

“你是指在学校,还是在老君山?”

“老君山,”秧秧说道:“我在天空看着你光脚跑出几公里,脚上的血在地上留下一个个血脚印。我看见你抱着一块石头穿过树林,然后砸在那辆商务车上。我当时心说你可真狠,对别人狠,对自己更狠。”庆尘笑道:“吓到了吗?”

“后来我们成了邻居.”秧秧挑挑眉头:“你徒弟里有几个吃过龙鱼?”“好几个,”庆尘也挑挑眉头。

“有人听墙角!走,去天上说,”秧秧拉着庆尘的手往外走去,经过多媒体教室时,他往里面看了一眼。

却见李彤云、神宫寺真纪、胡小牛在内所有人都低头认认真真的学习叠伞包,眼观鼻,鼻观心,彷佛都是好好学习的好学生。

庆尘目光看向李彤云立马找到了破绽:“小彤云,你又不是骑士,你装什么样子?”

李彤云慌乱:“啊?啊?我没装样子啊.”

秧秧牵着庆尘的手来到天上,躲在没人能看到的云层之上。天上月光如灯,白云如海。

两个人躺在云海之上,被软绵绵的力场托着。

庆尘双手垫在脑袋下面,秧秧轻轻的枕在他胳膊上:“你害怕吗,只剩下一天了。”

“不害怕,”庆尘笑道:“在黑暗滑梯里的时候,我一次又一次经历哥哥的梦境,在鬼屋迷宫里,我又仔仔细细的经历了一遍问心,什么都不怕了。”

庆尘这一路走来,心思越发澄澈了。秧秧问道:“在那个梦里,还有我吗?”

“有,你每次都在,”庆尘说道:“你在梦里还亲我了。”

“我这么主动吗?”秧秧笑的浑身乱颤:“倒是符合我的性格。”“嗯”

那我在梦里有穿美少女战士的衣服给你看吗?”

“嗯?”“女仆?”“嗯?”“猫女?”“喂”“JK?”“正经一点啊。”“想不想看?”②“想”回

这时天上一片新的乌云遮盖过来,就像是一床被子,秧秧开始解庆尘的衣服,庆尘紧紧拉扯着:“干什么干什么?”

秧秧翻身而起骑在他的身上,认认真真说道:“这一次你可能真的回不来了,别让我留下遗憾。如果你死了,我帮你把孩子抚养长大,我也不会那么孤独。”庆尘沉默了。

秧秧笑眯眯问道:“束手就擒了呀!”

却见庆尘忽然翻身把秧秧掀翻在云里。

纽约。

一家不起眼的汉堡店里,King坐在角落,戴着兜帽,帽檐压的很低。…

这时,一名亚裔端着一杯咖啡,从餐厅的后厨走出来,他将咖啡放在桌上,推到了King的面前.

King冷冷的看着他,却并没有喝咖啡的意思。

亚裔面帯笑意的看向对方:“王国组织的King,这片大陆的主人,出来见人已经需要如此谨慎了吗?”

在总部被袭击后,王国和未来组织先是合并,紧接着王国总部从纽约繁华市中心撤离。

如今的王国总部藏在一个农场里,办公的时候甚至还能闻到牛粪的味道,给外面的同事打电话时同事甚至还能听到牛叫声。

要不是为了维系最后的尊严,大家恨不得干脆转为居家办公。曾经那个嚣张不可一世的王国和King都不见了。

先前他利用CIA的情报找到了胡小牛所带领的骑士预备役,对方正在欧洲的巴伦支海上飘荡着。

结果他命令王国组织麾下的战舰寻找过去,却被郑远东打了一个埋伏。

那一天,巴伦支海上冰封数公里,一艘核动力航母、四艘宙斯盾驱逐舰、两艘补给舰被冰海封在中央动弹不得,最终被郑远东一一击沉。

这种情况下,King是真的很担心自己走在路上突然被人堵住,他现在走在纽约街头,看见亚裔就会心中一季。

King抬头,却见他面色冷峻的看着对方:“说正事,若不是国王陛下让我来见你,我是不会来见一个傀儡师的。”

傀儡师笑道:“风暴公爵还没继位呢,现在称呼为国王陛下,是否有点早了?”King认真的说道:“是国王陛下。”

“明白了,原来你是国王的人,只是在风暴公爵身边,”傀儡师若有所思:“你应该是反向穿越的里世界土着吧,夺舍了这具躯壳成为了King。我很好奇,你在夺舍他之前是什么身份,王子?死士?”

“不用问那么多没意义的问题,这次见面有什么信息可以提供?”King问道。

傀儡师笑着说道:“Joker已经开始行动了,他引诱陈余前往001号禁忌之地,想要将对方杀死在那里。目前我还无法确定001号禁忌之地里的战况,但结合Joker现在所做的事情,他或许是想要在这个回归周期完成生死关挑战,晋升半神之后斩杀陈余。”

King皱起眉头来,表世界有郑远东这么一个半神,他们已经很难生存了,若是再多一个Joker,他们或许应该躲到南极居住。

“你为什么知道的如此清楚,我们在东大陆的间谍并不知道这件事情,”King说道。

傀儡师答非所问:“你应该也了解东大陆联邦局势,现在神代被解决了,当权者是Joker的下属,神代云罗。鹿岛也快被解决了,他们城市内忽然出现了上万名巨人,过半核心成员被家长会抓出来杀掉。李氏是庆氏的同盟。如果连陈氏都被夺权,那么你们想要占领东大陆就会遇到更大的阻力。”

King冷笑着说道:“让我们去阻止Joker晋升半神?那你又能做什么呢。”傀儡师宗丞摇摇头:“我在他身边的傀儡已经都被肃清了我能为你们欢呼。”…

King起身离开。

临走前,宗丞认真说道:“如果让Joker成长到半神.”

King返身说道:“罗斯福王国的实力是东大陆的数倍,即便多一个半神,也无济于事。”

宗丞笑了笑并未回答,他看着King离去,然后将桌子上孤零零的那杯咖啡拿起来一饮而尽。

这时,门外有客人喊道:“来两个汉堡,一杯啤酒!”宗丞笑道:“来了!”

阿尔卑斯山脉。

庆尘早起走进餐厅,陈灼蕖、胡靖一等人看着庆尘脖子上的六个吻痕:“哇哦!”

李彤云:“这是我们不掏钱能看的吗?”

庆尘转头对罗万涯说道:“帮忙把江雪阿姨接来,她有好一阵子没看见女儿了,挺想念的。”

一分钟,江雪怒气冲冲的从密钥之门里走出来,拧着小彤云的耳朵就往房间里去了,神宫寺真纪乖巧的抱着抽纸盒,小碎步跟在后面.

这是李彤云的御用抽纸人。

庆尘哈哈哈大笑的登机,今天所有骑士预备役又全都停下学习工作,默默的看着。

就像是在见证一场奇迹。

陈灼蕖在身后问道:“师父,今天训练几次?”庆尘回头竖起一根手指:“一次!”

骑士预备役们愣住了,今天只训练一次吗?!

最新小说: 有个想当歌星的青梅怎么办? 山野神农 仙女丧兮兮 都市至尊医仙 超猛,富二代的豪横系统 慢火炖离婚 温柔告白 做警察,从门卫开始 深陷 重回九零我只想学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