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去屋 > 玄幻魔法 > 我在春秋不当王 > 第228、229章 楚国的隐忧

第228、229章 楚国的隐忧(1 / 2)

以李然前洛邑守藏室史的身份来劝导楚国如何克己复礼,显然乃是最合适不过的。

倘若真能做到这一点,那么无论是对于楚国,还是对于整个天下而言,也都算得是一条不错的出路。

只不过,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想要让楚人听进去这些,那也是十分困难的。

这倒并不完全是因为楚王熊围的个人原因。这其中,其实也是有其深刻的历史原因的。

只见伍举听罢过后,又思索一番后,随后却只是微微摇了摇头。其脸上又缓缓浮现出一抹质疑之色,双目闪过些许疑问,直勾勾的盯着李然:

“哦?先生是以为……我楚国如今还需得学周人的那一套虚伪做作的规矩来?难道,先生不知我楚国自有我们楚国的强盛之道?而这些个门道,又岂能是与周人相通?况且,若真如此做,那岂不还是证明我楚国终究是不如周人的?”

前面说过,楚国之所以崛起,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们对于周王室的那一套所谓的“周礼”最是不屑一顾的。

分则弱,合则强。

这就是楚国总结了周邦之所以迅速衰弱的原因。

所谓“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”,既然有了周人的前车之鉴,那如今李然还反过来推销他们那一套早已是验证过是“失败”的经验,又是何居心?

更何况,就他们楚人本身而言,其实也是不乏有此类的经验教训的。

想当年,成氏和斗氏便是楚国的两大世袭贵族。若不是他们的先君楚庄王能够力挽狂澜,将成氏和斗氏这两大若敖氏的大族给清算干净了,他们楚国又何以是能够强盛至今呢?又何来的逐鹿中原,以为天下盟主呢?

所以,伍举对李然的这一番“因循善诱”自然是不会赞同的。

“呵呵,我李然又何曾说过,楚人若遵了周礼,那便是意味着楚人不如周人了?此真为大大的谬误也!”

“然只是说,若是以楚王如今这般的骄奢,只怕是会有失天下之人心!又如何能够远摄诸侯,以为盟主呢?”

李然的一番解释也可谓十分清楚。

楚国的整体战略目标肯定是要制霸天下!而且,历代的楚王皆是以此为志向的。

而楚国若想要继续以此为目标奋斗,那么“周礼”便是他们现如今跨不过去的坎。

不管你楚人认不认同‘周礼’,像如今楚王的这些个作派,若是按照“周礼”所诠释的天理而言,这样的国家,这样的君王,那迟早是要出大乱子的。

所以,自然而然的,也就不会使得其他诸侯产生敬畏之心。

而这,却还只是李然所谓的第一条理由罢了。

“非也非也。”

“先生此举,恐是有动摇我楚人根基之嫌呐!”

伍举的双眼之中闪过一抹冷冽,当即点破了李然如此劝导的“用意”。

“呵呵,先生所求者恐怕不过是为懈怠我楚的伎俩罢了。伍举虽不才,但也知这天下大势。如今除却我楚国外,那些自诩‘以周礼治天下’的诸侯们却又都在做了些什么呢?而他们的君臣之间的尔虞我诈,又是怎么一回事呢?”

“国君克己,则权卿当道。权卿克己,则大夫僭越。纵是小小一隅之内,竟也能有数国并存,礼不通,邦无德,相倾相轧,何其愚也?”

“周人自己尚且不守自家的规矩,足见这‘周礼’实是无甚大用的。既如此,这‘克己修身’之举之于寡君而言却又有何用呢?”

很显然,伍举还是对李然所说的这些个所谓的“周礼”是极为排斥的。

但是伍举所说的,其实也并非无有道理。

你劝我楚国克己复礼?可你看看你们中原诸国的那些君臣呢?他们的身上又哪里有一丁点周礼正宗的德性呢?

是啊,当这些个大道理正在快速从这个天下消失的时候,你现在却还反过来劝导我楚国应该遵周礼?

这不是典型的反向洗脑么?

那你猜我会不会上当呢?

很显然,伍举认为李然的那一套因循守旧的东西,早就应该丢尽垃圾桶里去了。

而所谓的“克己复礼”,那些个装模作样的德行,其实也早就已经不是‘争霸天下’的关键了。

面对着伍举句句入其要害的回答,李然却并未显得十分的慌乱,反而是面露着一丝颇为奇怪的笑意。

“呵呵呵,看来伍举大夫是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啊。”

“那敢问大夫,何为强国之道呢?”

他只淡然的笑问了这一句,而伍举紧跟着的回答也甚为简洁明了:

“那还用说,自是君明臣贤了。”

显然,他所说的“君明臣贤”,指代的便是楚国上层的国家机器。

在他的意识里,唯有执政者的所作所为,才会真正影响到一个国家的兴衰。

而这,却不偏不倚的,是正中了李然的下怀。

“呵呵,大夫所谓之‘君明臣贤’,那便不外乎是公室与卿大夫。既如此,那‘周礼’中所谓的君君臣臣,岂不正合适?这可与李然方才所言是并无二致啊。”

“更何况,然以为,如今楚王所最为令人担心的,并不在于如何对外争雄,而是在于肘腋之患呐!”

李然这些话一经出口,便算得直接是开宗明义了。

是的,这就是李然所要说的第二个原由。而且,还是最有说服力的那个。

“伍举大夫所言不差,自我周宗平王东迁以来,我周邦之纷乱,皆是由礼乐崩坏所致的。但也正因为如此,岂不正好说明,‘周礼’中所谓的君臣之义,对于一国之兴亡而言是何等的重要?”

这的确是一个礼乐崩坏的时代,但这一口锅,“周礼”可绝对不背。

退一万步讲,可不正是因为周邦不再是以周礼从事,甚至对周礼所阐释之“天理循常”更是视而不见。所以,这才导致了如今的周人之邦会像如今这般的分崩离析,日渐衰微?

于是,核心问题又回到刚才的楚国问题上,试问楚国又该如何能够长久保持着强者之姿,去九合诸侯,一匡天下呢?

很显然,把如今楚国的内忧给排除掉,才是最为重要的关键所在。

换言之,楚国若不能依靠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来维系其自身强大的优势,那又谈什么强国之道呢?

于是,李然将话题终于是引到了自己最终想要表达的真正主题上来了:

那就是现如今楚王熊围的正统问题,以及其权利交接的规矩!

众所周知,现如今的楚王熊围乃是通过篡位弑君而得到的权力,楚王这个位置本身可谓就是得来不正的。倘若不想个办法,使得其上下君臣都能够是安分守己的,那么楚国的内乱便是迟早的事。

而楚国一旦发生了内乱,无论是臣弑君,亦或是君杀臣,对于楚国而言都将会是一场极大的内耗。

到那时,就别说是是再去争霸天下了,能够得以自保都已是算得不错的了。

伍举听罢,似乎也是意识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,顿时只感到是有些诧异。

他万万没想到,李然弯弯绕绕说了这么多,最终的论据居然会是这个。

而也正因为他终于是明白了李然所谈论的重点,所以一时间他竟也是无言以对。

畅想中文网

对于楚国内部的情况,他伍举是很清楚的。而对于如今的楚王是如何篡夺的王位,他自然也是再明白不过的。

李然说的不对吗?不。

李然所言,的确在理。

而这其中的道理其实也是出奇的简单:

既然楚王的位置是能够通过篡位来夺取的,那其他人呢?是不是也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弑君夺位,并成为下一代的楚王?

而这样的权利交接方式,显然是不适合一个国家去发展壮大的,甚至无法确保一个国家的长期安定。

最新小说: 恋综修罗场:满级后妈她又作又撩 我在修仙世界当收尸人 剑生 我,悟道树,从洪荒穿越到武侠 离婚后,高冷前夫总是夜夜缠我 烽火十国 神医丑妃:宠妻将军欠调教 巫师世界的永生者 从墓综世界开始:金乌耀世 我老婆居然是最终bo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