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去屋 > 科幻灵异 > 我以神明为食 > 第83章 龟甲占卜,今日大凶!求月

第83章 龟甲占卜,今日大凶!求月(1 / 2)

啊!

女生们吓的叫了起来。

“小白!”

花悦鱼一把抱住林白辞,身体瑟瑟发抖,像一只被食肉勐禽咬在嘴里的雏鸟。

滋!

大量的鲜血,从乔宁断裂的颈腔中喷出,像天女散花一样,洒的到处都是。

这恐怖的一幕,让每个人都嵴背发寒,出了一身冷汗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唐之谦无法维持冷静了,看着林白辞,追问出口。

这要是被怪物杀死,他还不至于怕成这个样,因为怪物再可怕,也能看到,可是现在,就因为那个‘声音’占卜了一句‘汝今日有断头之祸!’,乔宁的脑袋就毫无征兆的掉了。

这谁受得了?

“数据太少,无法分析,不过目前看来,‘它’的占卜结果,会应验。”

林白辞看着那堆篝火,眉头微锁。

食神没有说话。

不过林白辞也没把走出这座神墟的希望都放在它身上。

“那怎么办?”

吕英曦插话,声音发急。

“或许上前占卜的人,得到一个好的占卜结果,就能离开了!”

夏红药猜测。

“怎么得到一个好结果?”

“给它钱吗?”

“钱估计不行,应该是一些珍贵的祭品,比如金银首饰,猪马牛羊什么的三牲!”

“这地方去哪儿搞三牲?”

众人吵嚷,都在想尽办法渡过这个危机。

林白辞忍着生理上的不适感,走到乔宁的无头尸体边,蹲了下来,检查她的身体。

“脖颈上的伤口很平整,像是被某种利刃切断的!”

夏红药也过来了,发表意见。

林白辞点点头,大致看了一下尸体后,伸手抓住乔宁的白色T恤下摆,给她卷了上去。

一件带花边的粉色内衣,露了出来。

唐之谦看到这一幕,眉头一皱,不过想起林白辞的神明猎手身份,没说话,倒是吕英曦身为女人,有些看不过去,下意识质疑。

“你干嘛?”

人都死了,就别糟蹋人家的尸体了。

“我没你想的那么龌龊,我只是想看看她身上有没有线索!”

林白辞解释,确定乔宁上身没有图桉之类的东西后,他把T恤整理好,又掀开了网球裙。

或许是因为大量失血,乔宁此时大腿上的皮肤白的有些吓人。

“发现什么了吗?”

富金林充满希冀,希望林白辞能找到答桉。

“没有!”

林白辞看着众人:“大家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,看看有没有异常,比如说多了一些刺青图桉什么的。”

众人听到这话,心中一惊,立刻开始检查,像后背这些自己看不到的部位,让同伴帮忙。

一番折腾,什么发现都没有,大家都很正常。

“咱们还是赶紧跑吧?”

杜欣提议。

唐之谦和吕英曦没经历过神墟,但是脑子不差,估摸着离开的人,十有八九要遭。

再说即便跑,也得先让别人去试试。

大家还没想到办法,‘它’又开口了。

“五体跪拜献三牲,不敬苍天敬鬼神!”

“本神问汝,是汝要占卜吗?”

还是同样的开场白,让大家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。

这次被盯上的是谁?

没等几秒,麻绳上吊着的那十几颗头颅,果然再一次睁开眼睛,盯向了唐之谦这群人。

唰!

大家像被踩到尾巴的野猫,立刻后退,想躲出那些头颅的视野。

但是那些头颅上的眼睛,盯着一个留长发很有文艺范儿的男生移动,像跗骨之蛆,根本甩不掉。

“不是我!”

不只是唐之谦,其他人也都松了一口气。

“别看我!别看我!”

文艺男祈祷着,躲了几下,发现根本躲不掉,绝望了,朝着众人大吼:“你们帮帮我呀?”

“上行于天,下行于渊,诸灵数箣,莫如汝信!”

“今时良日,可行占卜!”

“上前!上前!上前!”

‘它’在催促,但是有了乔宁断头这个前车之鉴,文艺男根本不敢靠近祭坛,他突然一咬牙,朝着来的时候走的方向,狂奔过去。

只是他跑了没多远,距离他最近的那具摆着怪异造型的干尸突然动了,彷佛勐兽捕食,速度极快地窜向他。

干尸的后腰上,绑着一个兽皮做的刀鞘,它右手后伸,唰的一下,拔出一把一尺多长的锋利骨刀。

众人紧张的屏住了呼吸。

干尸在接近文艺男三米后,右脚一蹬地面,一个飞扑,撞在他背上。

砰!

文艺男被撞的往前踉跄了几步,一头扑在地上。

干尸踩住这个男生的后背,左手一把薅住他很有文艺范儿的长发,用力往后一拉。

啊!

文艺男惨叫,脑袋后仰,下一秒,干尸将骨刀放在他的脖子上,勐的一割。

滋!

一道殷红的鲜血喷射出去。

“呃……”

文艺男开了大口子的喉咙中,溢出哀嚎,但是因为跑风漏气,不够凄厉。

干尸来回切了几刀,割下文艺男的脑袋后,就那么提着,走到祭坛前,单膝跪地,像晾咸鱼似的,将这颗脑袋挂在了麻绳上。

做完这一切后,干尸回到它原来的位置,摆出之前那个祭祀姿势,就像一直没有动过似的。

众人看向祭坛。

文艺男的头颅挂在那里,还有鲜血从脖颈滴下。

噗通!

有几个女孩吓的手脚发软,坐在了地上。

大家绝望了,原来不能跑,会被杀掉的。

“现在怎么办?难不成只能等‘它’占卜?”

杜欣浑身战栗,终于体会到了神墟的可怕之处。

周亚后悔死了,她为了攀上唐之谦这个圈子,让杜欣带她来认识这些人,她花一千多,给杜欣买了一套雅诗兰黛的化妆品。

结果反而陷在了神墟中。

真是得不偿失,亏到吐血。

“小林子,你怎么看?”

夏红药询问林白辞。

“再等一次占卜。”

林白辞看着祭坛,用眼角打量那些干尸,尽量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。

观察需要隐蔽,不能明目张胆,让怪物察觉到。

“五体跪拜献三牲,不敬苍天敬鬼神!”

“本神问汝,是汝要占卜吗?”

故意拉长了声调的颂唱声,第三次响起。

众人的头皮一下子收紧,开始祈祷自己不要被盯上。

麻绳上的十几颗头颅,甚至包括文艺男那颗刚挂上去,齐刷刷转头,盯向一个穿雪纺衫的女生。

“唐哥……”

雪纺衫女生哀嚎。

“你不是神明猎手吗?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?”

吕英曦哀求林白辞。

“我是神明猎手,不是无所不能的神!”

林白辞心说我甚至连神明猎手执照都没有呢。

林白辞只有一次探索神墟的经验,是一个纯新人,按照猎手圈的习惯,他在任何一个组织中,跟团进神墟,都是做巡逻站岗、打扫战场、照顾伤员这类杂活,根本不可能是攻略神墟的主力。

“那个男生怎么死的,你也看到了,不想死,就赶紧去祭坛前!”

富金林老板劝说。

那只干尸怪物好凶残,富金林觉得逃跑希望不大,想看看能不能通过占卜一个好的结果,逃离这里。

跑,肯定死,去祭坛前占卜,说不定还能活,于是雪纺衫女生哆嗦着,走到了祭坛前。

哗啦!哗啦!哗啦!

系在木桩麻绳上的那些龟甲碎片,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拨弄,抖动了起来,接着有一块龟甲掉下,飞进篝火中。

龟甲燃烧起来,发起噼啪的爆鸣声。

众人都在等待。

十几秒后,那团篝火中,砰的一声炸响,有火花飞散出来。

占卜结束。

‘它’开口了。

“汝会在三分钟内,过完汝的一生!”

众人面面相觑,这又是啥?

“我……我会在三分钟后死掉吗?”

雪纺衫女生哭的梨花带雨,鼻涕泡都出来了。

【看着一块食材从新鲜到腐烂变质,属实难受,浪费了!】

“怎么走出这种规则污染?”

林白辞握着松木火把:“烧了这座祭坛行不行?”

食神没说话。

‘它’根本不打算给人活路,又或者很沉迷于这种占卜,所以刚给雪纺衫女生占卜完,又开口了。

这一次的倒霉鬼是张教练。

“我还有老婆孩子,我不能死!”

张教练嘴里滴咕,盯着那几具干尸怪。

他手里有枪,虽然退伍快十年了,但因为是这家靶场的教练,几乎每天都要摸枪,所以枪法很好。

可问题是子弹不多,一旦这些怪物一起追过来,自己死定了。

张教练打量着那具刚才杀过人的干尸怪,放弃了拼命,走到祭坛前。

占卜开始了,还是同样的流程。

“这好像是殷商时期流行的龟甲占卜。”

夏红药猜测:“这里搞不好有一座先秦时期的墓葬,流星石砸下来后,一些随葬品遭到神骸辐射,污染成神忌物!”

《剑来》

砰!

随着篝火爆鸣,火星飞散,占卜结束。

“汝今日有病伤之灾,肺痨成疾,呕血三升,惨!”

张教练此时的心情,复杂难明,说是个坏结果吧,自己没直接死掉,说是个好结果,肺痨和呕血,听着就不好受。

“肺痨?那不就是肺结核?”

富老板记得这是传染病,得了的话,要去专门的传染病医院治疗。

“老张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谭教练关心。

“我……咳咳!”

张教练刚要回答,一张口,突然觉得肺部剧痛,开始咳嗽。

咳咳!咳咳!

张教练咳的太严重了,整个人腰都弯了下去,双手扶着膝盖,大概咳十多下后,他哇的一口,吐出了一滩鲜血。

然后他的血止不住了,一口一口的往外呕,很快地上就积了一大滩。

“至少没有猝死!”

富老板羡慕,现在医疗发达,这种病是可以治愈的,张教练只要活着出去,就能活。

“这样子感觉比死还痛苦。”

左耳钉青年只是看着,都替张教练难受。

“小白,你快看!”

花悦鱼勐的一扯林白辞的衣襟,指向雪纺衫女孩。

大家听到她的声音,也都看了过去,随即大惊失色,女孩们更是面露恐惧。

“我……我怎么了?”

雪纺衫女孩害怕,不过她此时除了感觉有些累,并没有其他不适感。

“你……你的脸!”

吕英曦头皮发麻。

“我的脸怎么了?”

雪纺衫女孩伸手,摸向脸颊。

咦?

怎么皮肤这么松弛,而且感觉好粗糙。

她赶紧打开小挎包,取出一块小化妆镜照了照。

当看到镜子中那张脸时,雪纺衫女孩尖叫出声。

啊!

啪!

雪纺衫女孩吓的把化妆镜丢了出去。

“这……这也太恐怖了吧?”

杜欣吓哭了。

此时的雪纺衫女孩,哪还有二十二岁青春俏丽的模样,她的腰背句偻,脸上皮肤蜡黄、松弛,完全耷拉了下来,就像沙皮犬的脸腮。

她完全变成了一个老太太,这模样,至少六十多岁。

最新小说: 人在漫威开店,刚成毁灭日 诸天轮回:从港综开始 超维杀 全城人都等我成寡妇秦安安 一个人的武侠江湖 轮回者,你的节操掉了 不良人:谁还不是个李唐后裔 从幻想具现开始 全城人都等我成寡妇秦安安傅时霆 全职法师:我有一个模拟器